手机版 手机版 手机版 微信号
中铁二局
扫描二维码

文学驿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风采 > 文学驿站
浩斯基日志之埃塞俄比亚(贰)
来源: 时间:2015-10-22   访问:
路,走了24年,方向,却不止一边,行装,偏爱蓝色,内心,却仍是此间少年。护照,四十八页,但每个终点,都值得赞颂千篇。旅程,左右万里,时差却最多四分之一天。开头,不那么华丽,让人有想象的,无限空间。结尾,留一丝遗憾,那里有令人感动的,美丽瞬间。

三 非洲远征队

 坚强一点,因为事情总会变得更好。现在也许还是暴风雨,但雨不会一直下下去。

我来埃塞的时间是625日,之前的非洲远征队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都已经来到了非洲,来的时候他们什么都没有,在这里他们开始了一段什么东西都是从无到有的艰苦岁月。虽然我没怎么经历,但听完他们口述,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要写一下这个,因为,他们都是英雄。

静哥和段主任是最先来非洲的,来的时候两个人经历的那种孤独和无助我无法想象。刚来的时候,他们跟着局指挥部的翻译到处奔跑,前期考察各站点的情况,给我们后来的人租房子,找地方建设营地。听段主任说,跑了那么多站点,最后选在了瑟伯塔小镇,也是为了方便和各个分部的联系。在埃塞旅馆里,他被当地的蚊子咬的浑身都是包,从此在外面的酒店里他再也不敢裸睡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两个男人间的独处是很尴尬的,埃塞的法律规定两个男人不能睡在一间房间,所以住单间的静哥和段主任,在寂寞时总是站在酒店的走廊上默默的点燃一支烟,想找对方吹点壳子摆点龙门镇,四目相对,惺惺相惜情不自禁,却相顾无言。

四月份,远征队的大部分开赴非洲,房子营地已经建好,只是吃又成了一个大问题,原材料都在遥远的货轮上,还有两个月才到非洲,于是大家开始轮流掌管食堂大勺。在孙总过去的时候,项目上竟然叫随身带10斤辣椒面,可见原材料穷困到了什么地步。每天的伙食就是一个大盆里装着两个菜,永远都是两个,牛肉和花菜,十几号人围着两盘菜,吃得也是津津有味。网线问题埃塞当地的办事效率实在太慢,一直牵不好,和国内联系基本上也处于封闭状态。在外面买材料和东西时,很多东西语言不通,又没有翻译,大家只好靠比划和查着手机词典,用蹩脚的英语交流着。就这样,一步步挺着,一步步熬了过来。你我来自湖北四川广西宁夏河南山东贵州云南的小镇乡村,曾经发誓要做了不起的人,却在遥远的非洲大陆,为了同一个目标聚在了一起。我没经历过这段岁月,但是其中各种滋味我可以想象,他们都是英雄,真的,挺佩服他们的!

图片

四 项目上的业余生活

待到年华老去,就找一个小镇,安静的住下,早上在巷口看太阳,晚上拄着拐棍敲夕阳。

项目部的大本营是建立在瑟伯塔和拉布两个车站中间的瑟伯塔镇上,这是一个离首都大约30分钟车程的小镇。相比于国内城市的繁华,这个小镇有着最原始的发展面貌,类似于中国改革开放前发展的农村集市。这里一路上马车驴车是当地人主要的劳动运输工具,小毛驴们背上拖着一捆一捆的稻草和英吉拉的原料(英吉拉是当地人的主食,类似于中国南方的大米和北方的面团),繁忙的公路上到处都是驴车马车的流水马龙,这是一个小镇的朝气,也是整个国家向前奋进的见证。在这里,我们每天早睡早起,从不出去鬼混,我们过着早起看日出,日落看夕阳的生活,不要听我描述得那么美好,有些东西要自己体验了才是最真实的,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由于对埃塞人有着天生的敬畏,所以一般天黑我们绝不会出去瞎晃悠,毕竟晚上外面不安全,因为肤色原因,就算有抢劫的出现在你面前,你也会看不见的,因为他们早已和黑夜融为一体,黑夜给了他们黑色的眼睛,然而上帝却不小心点了全选。下班之后,大家除了在这个大圈子里散散步看看夕阳之外,更多的是溜回办公室或者寝室玩电脑。喜欢打麻将的几个人早已迫不及待的凑成了一桌,之前他们从国内带来的手搓麻将是他们最大的娱乐爱好,在国内经常玩机麻的廖总已经在吐槽手都快被搓出老茧,国外条件有限,就不要去幻想什么机麻了。其他的人如我,就喜欢回去看点电脑上的电影或者玩点单机游戏。有的同事已经把自己电脑上的电视剧通关,最近准备重温第二遍的同时,开始通关其他同事电脑上的片源。李剑文弢哥他们喜欢和梁立平玩点实况足球,或者插在电视的显示屏上来点PSP游戏机的感觉。食堂最近新买了个电视,可惜锅盖的信号不好(有天晚上锅盖被大风从楼上吹下来,我们还以为发生了地震),国内的电视台勉强只能收到山东电视台,当地的节目又听不懂语言,所以电视更多的承担着一个显示屏的作用,用优盘拷贝一部电影,大家围坐在一起看大屏幕,也有种在国内电影院看大片的感觉。大家都说在国外看电视上的国庆阅兵是最激动的,希望国庆节那天我能感受到那份自豪和荣誉。偶尔项目经理李老大也会和大家围坐在一起开开座谈会,谈天说地,大家各自回忆以前经历的各种峥嵘激情岁月,感慨岁月的流逝,追忆那些青春青涩而忧伤抑或美好的瞬间,许多年后的今天再度回想,所有的一切都让现在的我们倍感温暖。时间总是将一些事物变的怀念,回首往事的时候,当年的爱与恨到如今又剩下什么,也许是因人而异,每个人可能都会选择不同的部分怀念,造成了感情不同的底色。但大家在分享的同时,也对自己当初的选择有了更深的理解,所以我们学会了一切向前看。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岁月你别催,走远的仍要追。

周末一般就自由了,白天的活动大家都可以随意出去活动,有的同事就喜欢结队出去采购采购零食,虽然很贵,价格几乎是国内的三倍,但食者性也,吃的文化在中国人心中那是根深蒂固。有的同事在埃塞国立大学孔子学院有认识的朋友,周末就去大学找她聊聊天逛逛大学,大部分的就喜欢去不远处的一分部打篮球,对于在三农项目上就已经篮球复出的我,也跟着他们去了篮球场。偶尔一两个月项目上还会组织一次在埃塞的旅行,我刚来的那几天就刚好赶上,这个后面再说。更多业余的时间还是自己安排,看书看电影玩游戏,总之一句话,在埃塞的生活就要忍得住寂寞赖得了孤独,还好,上帝赋予了我令人羡慕的睿智大脑,所以天才注定要孤独行走,这么多年,我早已习惯。


图片

图片

 

五 三百公里的远征

你在异乡开始自己新的旅程,我们相信这对你是最好的结局,带着对埃塞的敬畏,你会发现一切都充满了温情。

鉴于前期建营地的同事们经历了艰苦的岁月,所以项目上决定奖励大家一次出去玩耍的机会,于是乎我们这几个后来的人员也就有幸才来几天就深入了非洲大陆的深处。在网上看了和听了太多关于埃塞的传闻,然而这一路的公路旅行彻底颠覆了我之前的印象,最真实的非洲永远在路上,一路向南,三百公里,4个小时的车程,绕过布塔吉拉,穿过兹怀,杀过索马里洲,直达阿瓦萨 。项目上租了一个中巴车,请了个当地的黑人司机驾驶,出发前每个人穿着统一的工作服,戴着防紫外线也顺便耍酷的墨镜,扛着长枪短炮的单反,我们的三百公里远征的旅程就这么开始了。

车上的时光肯定不能浪费,于是我们在车上便开始了拉歌大赛,每个人都唱着一首歌曲,无论嗓音如何,也不管是否跑调,大家乐呵的就是一种气氛。一路上窗子的各种东西都吸引着我们,路过一个大工厂,司机用不太流利的英语指着那说着LookChinese factory。广阔的草原,各种新奇的动植物都掠夺着我们的眼球,车里相机拍照的啪啪声不断。一路上我们看到了在草原上奔跑的鬣狗,天空中盘旋的一群群不知名大鸟(可能是秃鹫),成群结队的牛羊马驴,空旷的草地中长着奇形怪状的仙人掌和参天的形同屋盖的大树。笔直的公路一眼望不到尽头,有着朴树的那首歌平凡之路的感觉。埃塞的司机间都比较和谐,没有国内那种故意别车的恶习,你要超车时打好转向灯,前方的司机一般都会自动让道,然后从车窗里伸出一只手往前摆摆,表示你帅你先走。埃塞人在路上见到车窗里的中国人一般都会友好的眨眨眼睛,或者伸手致意一下:China!忘了说一句,埃塞的车大部分都是日本车,方向和中国一样,也是左边是驾驶室。当地人用的手机大部分还是诺基亚,看来芬兰诺基亚手机帝国的影响力还在。

一路南下,我们途径了各种各样的小镇集市,到了一些边陲的地方,就有很多当地小孩在一路上追逐着汽车,在路边上跳着当地的民族舞蹈,以此来讨要钱。看着这些只有四五岁的男孩女孩们在烈日当空下的公路上只穿着一条短裤奔跑着跳着舞讨钱时,我心底突然涌起了一股心酸的感觉,那种心酸说不清楚,就好像有人在你心里戳了一下,一下戳中了你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一丝伤感混杂着无奈冲进你的脑海,渐行渐远。都说中国贫困山区条件差,可我们的儿童何时像过这样,这么小就被父母派出来要钱,一个民族的脊梁是在少年时就已经铸成,埃塞的发展任重道远。还有些做着各种手工用品和在湖里抓的乌龟沿途叫卖的,当地的手工品做的确实不错,等明年回国时带点回去。当地年轻人喜欢穿球服,一路上我们经过了两个草地足球场,周围人满为患,看来埃塞的足球氛围很浓厚,不知道他们的球星是谁。四个小时后,我们抵达了目的地,阿瓦萨,一个旅游小镇,我们下榻在阿瓦萨湖边的海乐酒店。

海乐酒店坐落在阿瓦萨湖的旁边,在这里,我见识到了埃塞的贫富差距之巨大。富贵家庭中的孩纸,从小接受着良好的教育,说着英语,待人礼貌。我刚进酒店时,有个穿着毕业服的小学生,他老爸见我微笑着和他打着招呼,就硬要和我合照一张。对于这种盛情难却的时刻,我肯定会趁机给他弘扬一下中国文化,我教了他一句汉语夸人用的“哥哥你好帅”和打招呼用的“你好”。因为酒店旁边是埃塞的一个大学,所以有很多穿着毕业学士服的大学生来酒店前的喷泉处照相。这些都是埃塞未来的精英人士,我第一次在吃饭时有人弹钢琴伴奏也是在这里,这时候我才发现技能到用时方恨少,要是我会弹钢琴,肯定会去表演一曲,然后在全场埃塞妹纸两眼放光中帅到没朋友,可惜我不会。


图片

图片

 

阿瓦萨湖是当地比较大的湖,王玥珺在看到湖的一刹那表示这就和她家乡云南大理的洱海一模一样,所以我们就戏称阿瓦萨湖为非洲洱海。傍晚的阿瓦萨湖很沉静,沉静中有喧嚣,喧嚣中有深情。此时,来自各国旅游的人们坐在湖边,看着远处蓝色的湖面,喝着啤酒,享受着旅途中难得的平静。阿瓦萨湖的蓝色,忧郁深远,淡薄内敛,孤傲而深邃。正当我们沉浸在这风景中时,耳畔却响起了张靓颖的歌曲《饿狼传说》,回头一看,才发现是蒋奇把他手机连接到了湖边的酒保屋里,然后转变了悠扬的背景音乐,我们顿时脸上流露出不认识这二货的表情,无奈身上的服装是统一的,我们便在一群异国人别样的目光中假装镇定。

第二天我们去了阿瓦萨湖上的湿地,那是一个传说中有河马的地方,我们一群人便是冲着河马去的,在河边坐快艇的时候,当地的船长一看是中国人,马上大呼你好你好,然后还手舞足蹈的唱了一首歌,我们一听他哼的竟然是《甜蜜蜜》,看来中国游客还是挺多的嘛,甜蜜蜜都学会了。在湖边,我们每人买了一顶当地人编的草帽,100比尔四顶,还不算贵,一戴上,我们一群人瞬间化身酋长,开始享受着湖面空气的清新,以及时不时飞过的水鸟,有种鸟捕鱼技巧之酷炫:在湖面如图直升机般盘旋着,然后找准时机,直飞天际,在最高点的一瞬间俯冲下来,一头扎进湖里,飞出湖面时嘴里已经叼着一条鱼。在船上看得我们直喝彩。到了湖中间的湿地处,我们看到了成群结队的大鸟(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有个黑人小朋友还跑过来给我送了枝鸟的羽毛。众望所归望眼欲穿的河马隐藏在湖里,只露出两个大鼻孔呼着气,这让我们大失所望,湖边倒是有很多马,所以我们戏谑的说,船长说的河马,原来就是河边的马。不过当我们离开的时候,看到一条蜥蜴在泥潭中翻滚,准备袭击一只鸟,这情景让我们大呼过瘾。一天半的行程就这么结束了,当不得不说再见的那一刻,这两天的时间就如同流水的光阴,谁能抵得过,谁能叹息奈何。或许我们可能此生再也不会来阿瓦萨,但是这一两天的回忆,注定会给我的埃塞之行留下难忘的一笔,最真的非洲永远在路上,感谢这三百公里的公路远征。


图片

图片

 

(题外话:在很多人眼中,我们来非洲的生活应该是在大草原上追逐狮子打鳄鱼,住着茅草和泥巴建成的土著小屋,忍受着饥饿贫穷高温缺水和蚊虫的折磨,然后这时候他们会适当表现出他们特有的怜悯与同情,我稍微在网上晒一点在国内看起来很正常或者还比不上国内的东西的时候,他们便会觉得不可思议,非洲竟然还有这个,你们在非洲竟然过得那么好,所以便有了项目上八个人一桌吃两荤两素的伙食他们便觉得我们生活奢侈,出去逛逛散散心便会让他们有了我们不是来工作而是来旅游的错觉,人性本如此,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喜欢看到一个人落魄然后给予同情的施舍,也不愿意看到一个人富贵而接受他的馈赠的心态,虽然我还是很穷,但是还没落魄。)

我承认自己一直是不坚强的,光阴荏苒无数来回,声称自己改变了很多,但每每在深夜,却还是看到自己真实的心。我要的一直没变,只是许久不再提及,以为所有的一切都淡去,在他人面前日渐一日地成熟起来,表现出从容淡定,心以不可自知的速度,缓缓冷了下去。告诉自己,这就是成长。埃塞俄比亚的生活还在继续,无论旁人怎样看待我们,生活是自己的,勿忘初心。以后的故事里我还会写写项目上农民工兄弟的事迹,这些不远万里来到异国他乡打拼为这个不相关的国家做着贡献的人们,才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未完待续。。。。

?

帐号:

密码:

下次自动登录